返回>>提案公开
提案序号 36 十一
提案号 3 提案类型 党派提案 提案人 民革甘肃省委员会
是否督办 领衔领导 办理类型 单办
优秀提案 重点提案 办复类型
主办单位 甘肃省农牧厅 会办单位 提案类别 农业农村 > 农业农村
关键词 农业,投入品 提案时间 2016/12/26 办复时间 2017/9/30
提案附件   建议办理单位 省农牧厅 涉  密
同意公开 提案分类 平时提案 字  体 12px
联名人
并案联名人
案由 关于严格农业投入品使用,促进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提案
并案案由
内容 近年来农产品安全事故频发,表层原因是不良生产者的违法行为,更深层次,则是传统农业生产方式的落后、社会对农产品安全重视程度的不足以及政府监督机制的失灵。从源头做起,严格农业投入品的使用,压缩常规农产品的生产规模,加大无公害农产品、绿色农产品、有机农产品的生产规模,促使农产品供给主体提供新供给,是农业供给侧改革的目标和归宿。 农业投入品的使用情况可直接反映当地农业生产水平,也是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因素。仅就在张掖市实地调研情况来看,2013年,当地化肥使用量约为32.49万吨,亩均使用化肥纯量约为18.67公斤,是发达国家使用量安全上限15公斤/亩的124.5%;农药使用量约为980吨左右,平均每亩农药使用量约为0.3公斤,是全国平均使用水平0.9公斤/亩的33.3%,但温室大棚亩均农药使用量是大田平均使用量的2倍以上。近年来,张掖农业、工商、质监等部门扎实开展农业投入品的监管工作,已于2013年全面实行农药市场准入登记备案和高毒农药定点经营制度,加大对化肥、农药使用的监管执法力度,农药质量及标签抽检合格率稳步提升。但实践中农业投入品的使用和监管仍存在制约因素: 1.思想认识不到位 由于目前农业正处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分散经营向规模经营、石化农业向现代生态农业发展的艰难转型期,也处在农产品主要追求数量、效益向注重追求数量、品质、安全与效益并重的转型期。广大农业生产者、农业技术推广人员、投入品经营人员、生产监管人员的思想观念、认识水平也需要不断转变提升。农业投入品经营单位和使用人员普遍存在文化素质偏低、质量意识、环保意识薄弱,社会责任、法律意识淡薄的情况,也影响他们对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正确认识和充分重视。 2.部分投入品使用不科学 农户在长期的劳作实践中,形成惯性思维,对新技术、新产品接受速度慢甚至不愿接受。大量青壮年劳动力转移就业,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相关种植和养殖标准及规程少人掌握和遵循。在农作中不考虑环境的承载能力和产品质量安全,不严格执行安全间隔期和休药期制度,超剂量使用农药和抗生素等问题依然突出。具体而言,化肥使用——主要存在大田蔬菜和温室蔬菜使用量过大、利用率低的问题,普遍存在配方施肥、生物有机肥和生物菌肥比例过低,使用结构不尽合理的问题,造成土壤板结、有机质含量下降;农药使用——主要存在大田蔬菜和温室蔬菜使用量大、安全间隔期不规范的问题,一些高毒、违禁农药仍存在擅自使用的现象,生物农药由于成本高,使用比例偏低;农膜使用——近90%使用不符合国标的超薄地膜,造成回收难,残留严重污染土地;兽药使用——部分养殖密度过大的规模养殖场有过量使用抗生素的现象,也存在用药不科学、不规范的问题;饲料及添加剂使用——存在一些违禁添加剂还有个别使用的现象。 3.投入品经营不规范,监管体系不健全 经营者层面——多数经营单位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经营者专业知识缺乏,守法经营意识淡薄,进货查验制度落实不力,技术咨询服务能力有限,乱开处方,误导消费,更有甚者违规销售国家明令禁止经营和使用的投入品。监管制度层面——农业投入品经营单位市场准入、经营产品登记备案、购销台账、高毒及危险性投入品实名制购买、投入品使用记录等相关经营管理制度约束力弱,全面落实难度较大,尤其是高毒限用农药、违禁兽药饲料的使用无法做到有效监管,不能实现投入品和农产品质量可追溯。管理体制层面——监管部门职责不清,监管范围之间缝隙大,基层监管机构缺失,存在监管盲区和“短腿”现象。如张掖市辖1区5县,目前除临泽、高台、民乐县乡镇畜牧兽医站隶属县畜牧兽医局管理外,其他3县区乡镇畜牧兽医站和所有农技站都隶属乡(镇)政府管理,其人员经常从事与专项职能无关的工作,严重影响基层投入品市场的日常监管、政策贯彻落实及产品安全监测等工作的有效开展。监管队伍层面——农业投入品日常监管、使用技术培训及监管执法工作都有各级农业行政管理部门委托下属事业单位兼职管理,人员编制都是在原系统内部调剂。监管工作量大且任务繁重,执法监管人员严重不足,县区一级尤为突出。村一级而言,在养殖业方面,村级防疫员劳动报酬偏低,人员流动性大,队伍极不稳定;在种植业方面还是空白。监管经费层面——投入品质量、有毒有害物质残留检测等经费均未纳入财政预算,监管经费严重不足。监管手段层面——农产品质量快速检验、农业投入品质量检测和执法取证设备缺乏,无法进行农(兽)药、肥料、饲料等投入品的质量检测和农产品残留检测,难以及时发现和处置存在的农产品质量安全隐患。 4.新型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体系培育相对滞后 现代农业的新型经营主体虽然有较快发展,也形成了规模经营,但总体看发育还相对滞后。表现在农民组织化程度偏低,规模化经营水平不高,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社会化服务组织培育力度不足,公益性服务组织稀缺,已有组织对科学使用农业投入品服务指导能力也较弱,服务对接机制存在断面。 为此建议: 1.加强宣传培训,全面提升农业标准化生产水平 加大宣传力度,积极开展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检测和农业标准化生产技术的宣传培训,引导督促生产者、经营者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意识,形成全社会共同关心、支持、参与农产品安全建设的良好氛围。加快农业标准化创建工作,逐步降低农业投入品的使用量,严格禁止违禁投入品的使用。将农业“三品一标”基地建设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紧紧围绕特色产业建设,推进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扩大绿色食品生产规模,加快“三品一标”农产品认证步伐,加强证后标志管理,完善退出机制,维护品牌信誉。 2.健全监管体系,完善农业投入品联合监管机制 一是探索建立责权统一的监管体系。进一步明确部门监管职责,消除监管盲区,实现监管横向到边的无缝对接。按照“强化县级、健全乡级、延伸村级”的原则,合理调整机构编制,健全完善基层监管服务体系,配强技术力量,理顺基层管理权属,提高技术服务水平,探索建立村级农业服务管理体系,提高报酬待遇,实现监管纵向到底的无缝对接。落实属地监管责任,确定任务目标,明确工作职责,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加强各地区各部门间协调配合,形成相互协商、信息互通、联合监管的农业投入品市场监管机制。实行责任目标考核,落实责任追究制度。 二是强化农业投入品市场和农产品质量监管。结合实际,尽快建立完善更加完备、更高层次、更具约束力的农业投入品经营管理办法,提高投入品经营者和生产经营单位市场准入门槛,严格执行农业投入品经营许可制度和农产品生产“禁用清单”,禁止销售使用高毒限用农药、0.008毫米以下的超薄地膜和超剂量使用抗生素。督促经营单位建立进货查验、购销台账、实名销售、质量抽检、问题投入品主动召回清退制度;督促农产品生产经营企业、规模养殖场、专业合作社、种养大户等单位建立完善生产管理档案,将投入品市场准入和产品基地准出有效对接,实现投入品从“市场到农田”及农产品从“农田到餐桌”的全过程质量监管,确保食品安全。加大农业投入品市场执法检查力度,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纠。在重点农产品生产基地布点监测,实行动态预警,养殖环节用药推行处方药制度。 三是保障农业投入品监管经费有效供给。应结合各区域实际,分类指导,将投入品监管服务、执法检查、村级防疫等经费逐步列入财政预算。分阶段购置先进的监测检验设备,逐步完善检测手段,提升监管能力和效率。 3.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体系 一是加强与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交流合作。充分利用科研单位的人才优势,组织开展重大技术攻关,积极引导农户使用优质、高效、可降解的新型农业投入品,充分发挥种植业与养殖业互补优势,大力发展循环高效农业。围绕特色主导产业,主推绿色防控、集约化育苗、测土配方施肥、高效节水、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等新技术,加大生物有机肥和生物农药推广使用力度,严格执行畜禽休药期和农药安全间隔期制度,全面提升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基地建设水平。 二是大力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引导和支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及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打造农产品品牌效应,促进农村生产要素集约化,提高绿色农产品的供给能力和水平。 三是加快培育和构建社会化服务体系。针对不同经营主体的需求,一方面着力拓展普惠性社会化服务范围,重点向散户提供免费服务;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核定服务成本予以补贴等方式,培育服务市场,降低服务价格,为种养大户提供农产品质量检测、土壤墒情、病情监测、市场信息服务、农产品品牌建设等新型社会化服务。
并案内容
答复内容
交办意见 请省农牧厅办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