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提案公开
提案序号 24 十二
提案号 34 提案类型 党派提案 提案人 民建甘肃省委员会
是否督办 领衔领导 办理类型 单办
优秀提案 重点提案 办复类型
主办单位 甘肃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会办单位 提案类别 经济 > 经济
关键词 光伏(风电)产业 提案时间 2018/1/17 办复时间 2018/9/30
提案附件   建议办理单位 省发改委 省工信委 涉  密
同意公开 提案分类 大会提案 字  体 12px
联名人
并案联名人
案由 关于我省光伏(风电)产业发展的提案
并案案由
内容 关于我省光伏(风电)产业发展的提案 我省风、光资源丰富,是全国第二个新能源综合示范区,也是国家重要的新能源基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支持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我省新能源战略定位是“全国重要的新能源基地”,我省光伏(风电)产业的快速发展,在初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但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2014年以来光伏(风电)产业的发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根据调研情况,归纳起来主要问题表现在: 一、我省光伏(风电)产业所存在的问题 (一)弃风弃光问题严重 截止2016年末,我省弃风电量137.23亿千瓦时,弃光电量25.78亿千瓦时,弃风率43.21%,位列全国之首,弃光率29.99%,与新疆基本持平,位列第二,我省是弃风弃光问题最严重的省份之一。高比例的弃风弃光率成为阻碍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重要原因。 (二)“电力盈余”与“用电成本高”并存 我国新能源装机主要集中在“三北”地区,而用电负荷集中在东中部地区。受经济发展水平影响,“三北”地区负荷需求小,新能源消纳的市场容量有限。近几年,我省电网每年外送电量约100至150亿千瓦时,2015年、2016年我省实际电量盈余530亿千瓦时和679亿千瓦时,预计2017年电量盈余将达450亿千瓦时,电力富余严重。加之新能源装机占比高,全省电力运行方式安排及电力电量平衡较为困难,可用于开展电力直接交易并有效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的市场化电量规模有限。在当前发电成本降低,电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由于尚未建立和完善市场化电价形成机制,我省工业用电价格依然偏高,“电力盈余”与“用电成本高”并存。 (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不足 我省电力外送主要借助宁夏至山东直流、陕西至四川、河南直流通道。这些通道主要输送宁夏和陕西电力,在两省送电量不够时才会考虑输送甘肃电力,外送容量很小。酒泉—湖南±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目前建成并带电调试,比酒泉风电基地建设滞后2~3年。跨省跨区输电通道不足,难以实现在更大范围消纳新能源,造成严重的“窝电”现象。 (四)融资难题依然存在 光伏(风电)产业一次性投入金额较大、投资成本较高、回收期较长,而银行对光伏企业贷款门槛较高、对抵押物要求较严、担保条件较苛刻、授信额度空间较小,造成企业融资贵、融资时限短、资金实际成本高,使企业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步履维艰。 (五)新能源扶持政策及补贴政策不完善 目前我国的光伏(风电)产业政策已形成体系化的特点,但政策的协调性和有效性还存在明显不足,政策激励机制过于偏重供给方,如装机和上网电价补贴,而电力供应链的其他环节,如输电、配电、用户端等没有得到足够的激励,从而导致新能源电力需求意愿不强。 (六)光伏(风电)产业链单一 目前我省的光伏产业多集中在产业链的下游,上游的诸如高纯度硅材料提炼、薄膜光伏组件等企业几乎没有;在风电产业中,大型风力发电机的一些关键核心技术环节(譬如发电机转子绕组)还需要去南方的企业完成。 二、对策建议 一是加快跨区跨省输电通道建设,扩大新能源外送 加快建设新能源并网工程和跨区跨省输电通道,是破解我国风、光资源集中、规模大、远离负荷中心、就地消纳市场有限的困境,是解决弃风弃光问题的治本之策。针对我省跨区通道严重匮乏的现状,建议尽快开展甘肃特高压交流电网、特高压直流电网研究,构建起始甘肃河西区域的特高压交流、直流骨干网架,并建议国家将甘肃电网纳入全球能源互联网网架,支撑“西电东送”和“一带一路”战略,把我省的新能源送至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实现我省的新能源在更大范围消纳,推进新能源科学持续的发展。 二是完善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扶持政策,出台电力供应链各环节的补贴政策 建议系统研究电力供应链各环节的补贴机制,使得新能源电力供应方、光伏(风电)设备生产厂家、电力传输和配送方、更重要的是电力需求侧都能从新能源的发展中受益,进一步刺激用电侧对新能源电力的接受意愿。 三是积极探索新能源就地消纳 1、推进自备电厂与新能源发电权转让交易 我省现有自备电厂总装机规模约497万千瓦,占全省火电总装机量的24.80%,主要集中在酒钢、兰铝、金川公司、玉门石油管理局等,建议省上进一步鼓励新能源企业与自备电厂开展发电权转让交易,让自备电厂把发电权转让给新能源发电企业,挖掘火电自备电厂消纳新能源的空间,进一步优化发电资源配置,发挥节能减排和改善环境的作用。 2、引进或培育优质用电负荷 发挥我省在地理区位、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土地承载和环境容量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加强与东部地区在承接产业转移上的机制化交流和对接,引进或培育一批符合产业政策的高载能企业落地,加快形成增量用电市场。 3、加快电能替代 我省已经在瓜州建设了清洁供暖示范工程,效果显著。建议省上尽快出台全省清洁供暖实施方案,逐步实现全省范围内不再新建燃煤供暖锅炉,以增加新能源消纳。 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在公交、出租车、公务车、民用等领域大力推广应用电动汽车。 大力推进光热工程,努力将我省打造成光热发电示范基地。 推动农村“以电代煤,以电代柴”,大力推广电采暖、电炊等设备。 4、扩大直购电范围和规模 目前,我省的直购电主要针对有限的大用户,建议省上进一步扩大大用户直购电用电侧范围,让更多的循环经济企业、战略新兴产业、节能环保产业等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企业充分享受到电价优惠政策,降低企业用电成本,以提高工业企业市场竞争力。 四是进一步完善新能源电力使用配额制 建议省上尽快制定实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使新能源能发得出来、送得出去、尽可能消纳得了,保障和促进新能源持续健康发展。进一步强化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承担主体的责任和义务,将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纳入各省(区、市)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节能减排考核体系,严格监督考核,并明确激励措施,对超过基本指标部分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按照等价值折算成节能量,不计入该地区能源消费总量的控制限额。 五是积极开展新能源电力跨区现货交易 新能源电力跨省跨区现货交易是专门针对新能源电力进行的交易,买方(受端电网企业、电力用户、售电企业)与卖方(甘肃省内风电、光伏发电企业)通过跨省跨区增量现货交易系统开展交易。新能源企业在有富余发电能力的情况下,通过跨省跨区输电通道、跨省跨区现货交易可以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有效促进我省新能源富余发电能力跨省、跨区消纳。 六是积极开展新能源电力市场化交易 向国家建议加快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我国电力长期以来按省域平衡,目前跨省跨区进行大量交易的政策和市场机制尚未完全成熟,加之各省电力交易政策存在差异,部分省间壁垒较为突出,电力跨省跨区交易仍受到一定制约。建议尽快推动新能源电力多元化市场交易机制,让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七是多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建议银行对光伏(风电)企业实行差异化融资支持,对已形成完整产业链、掌握产业核心技术的优势光伏(产业)企业给予重点支持,鼓励企业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鼓励基金、保险、信托与产业资本合作,加快应用推广,共同研究创新光伏电站收益资产证券化、电价收益保险等模式和产品,最大限度解决光伏(风电)产业投资回报收益期较长等难题。 八是延伸我省光伏(风电)产业链,加快发展新能源装备制造业 建议利用我省风光电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以市场换装备,提高配套能力,促进风电技术进步和产业化发展,建设大型风机研发平台,实现大型风电技术装备成套化、集成化、规模化,建成全国重要的风电装备制造产业基地。围绕百万千瓦级光伏发电基地和光热发电示范工程建设,推动太阳能光伏、光热发电装备研制和产业化,在引进成套技术基础上,由光伏发电组件向发电成套设备延伸,形成从硅材料、太阳能电池与组件、光伏逆变器等部件到光伏光热电站成套设备制造的完整产业链。
并案内容
交办意见 请省发展改革委办理。
答复文号
答复内容

返回>>